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六十七章杨缺的恐怖

作者:夜落影更新时间:
    nbsp;清晨,阳光刺眼。街道上,众人的目光,不约而同,全部都聚焦在杨缺的身上,心中的震惊,犹如黑夜中咆哮的浪cháo,久久难以平息。杨缺神sè淡然,安静地站在院落的门口,看着田相巫和殷趣急,手中的烈ri,金光颤动,在明媚的阳光下,更加耀眼璀璨,寒光夺目。“东门五虎之,田相巫,应该就是你吧?”他盯着田相巫,缓缓开口道。田相巫神sèyin沉,目光中带着凝重,道:“正是田某,少年,你的实力的确让我惊讶,不过既然你杀了我的三个兄弟,今ri,我定然要让你血债血偿!”虽然知晓杨缺厉害,但是对方毕竟还是玉神境的修为,他堂堂元神境的修士,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被杀了兄弟,狠狠打脸,他若是不杀了杨缺,那以后在这荒罪城,他算是彻底没有了任何威严。谁知杨缺听了他的话,不仅没有丝毫惶恐和害怕,脸上反而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,道:“正好,我之所以在这里没走,其实也是想杀你的。杀你的兄弟,只不过是顺手为之而已。”此话一出,不仅田相巫和殷趣急脸sè微变,目露惊疑,连街道上那些围观的人群,也是满脸惊愕,双眼瞪大,难以置信。这少年如此狂妄,竟然直接当着一名元神境的修士面,说是专门等在这里要杀对方,威名赫赫的东门五虎田相巫,多少年来,何曾遇到过这样的嚣张的挑衅!就是他们,这些年来,也没有见过这么肆无忌惮的修士。“好!少年,够狂妄!今ri不把你抽魂炼魄,我就枉为东门五虎的老大!”田相巫听了他的话,心中勃然大怒,全身煞气弥漫,他单手一张,一柄火红的烈焰扇凝现而出。殷趣急目光闪烁,嘴角露出一丝狞sè,祭出一柄宽厚的血sè灵剑,yin森森道:“少年,放心吧,待你死去后,你那娇滴滴的小美人儿,我们兄弟会帮你照顾的。到时候咱们玩够了,就会把她拿出来卖钱,这整个荒罪城的人,都有机会玩。嘿嘿,一定会把她玩的爽,玩的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。”他脸上故意露出了yin邪和嘲弄之sè,神经却是绷得紧紧的,小心翼翼地盯着杨缺手中的弯刀,怕他突然动手。他就是故意要让对方怒,让对方情绪波动,好给田相巫创造可乘之机。杨缺神sè间的淡然和镇定,早就让他心中惴惴和惊惶,敌人愈是冷静,他就愈加感到事情透露着诡异。然而杨缺听了这些话,脸上的神sè似乎动都没有动,他双眸依旧看着田相巫,对那玉神境修为的殷趣急,似乎视若无睹。殷趣急目光杀意弥漫,心中恨极,手中血sè长剑一划,一道血红的剑芒犹如血染苍穹一般,向*潢色小说 http://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着杨缺泼洒而去,同时他嘴里疾声喊道:“大哥,我来掩护,你尽管动手灭杀这狂妄的东西,让他追悔莫及!”田相巫在他动手的一瞬间,手中的烈焰扇火光一闪,就开始挥动起来,待听到他的话后,一道火蛇带着一股凌厉滚烫的气焰,跟随那道血红的剑芒,就向着杨缺急蹿而去!同时,他身子一闪,残影连连,直接踏入了虚空之中,双手托着烈焰扇,口中念起咒语,开始准备施展功法起来。杨缺眼见凌厉的剑芒挟带着一道凶猛的火焰,急扑而来,他双眸一寒,手中烈ri金光闪耀,扬手一挥,一轮金sè烈ri瞬息迎上,“轰隆”一声,气浪翻滚,声响震天,直接击溃了两人的合击。站在远处紧张观望的众人,骤然瞧见这一幕,顿时脸sè微变,暗暗咂舌,这少年果然有嚣张的实力,竟然身子微动,轻描淡写地就化解了一名元神境修士和玉神境修士的合击,似乎游刃有余,没有半分不敌之sè!“难怪他昨ri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灭杀那两虎,今ri又挡着田前辈的面上瞬杀了鬼冶,原来他的实力竟如此恐怖,确有抗衡元神境修士的实力!”“怪胎,这少年绝对是个怪胎!”众人屏气凝神,睁大双眼看着杨缺与田相巫兄弟的斗法,心中暗暗惊叹。看到杨缺轻而易举地破解了自己的火焰,田相巫立在半空,目光一凝,口中咒语念出,手持烈焰扇向下一挥,突然,漫天艳红,一股熊熊烈火带着灼热逼人的气浪,瞬间化为一片火海,犹如瓢泼大雨一般,狰狞地向着杨缺迎头落下!站在远处观望的人群,也立刻感受到肌肤灼痛,气浪逼人,各人的脸面上皆露出了惊骇之sè。“田前辈终于威了,看那少年如何接住。”众人紧张地看着杨缺,目光中,火光闪耀。杨缺感受着火焰的威力,瞳孔微缩,刚要后退几步,却突然感觉到身侧袭来一道森寒的杀气,他手中烈ri顺势一挥,“嗤”地一声,破解了一旁殷趣急偷袭而来的剑芒。头顶的火焰带着翻滚的热浪,气势汹汹地碾压而下,杨缺左手蓝光一闪,伸指弹出一滴淡蓝sè的水珠,直接融入了那片火海之中。“滋——”一阵水火交融的刺耳异响,那滴水珠突然化为一片浪cháo翻滚的海洋,直接与那漫天的火焰纠缠在一起,互相吞噬。烈火熊熊,巨浪滔天,彼此纠缠不止,火烧水,水淹火,一时之间,竟然僵持不下,分不出高低胜负!众人看着这声势浩大而jing彩绝伦的斗法,皆目眩神驰,张着嘴巴,心中对杨缺恐怖的实力更加震惊起来。“灵宝!少年,你倒是身家丰厚!”田相巫眼中闪过一抹厉sè,满脸嫉妒与狠毒,手中烈焰扇不加停歇,继续向着那奔涌咆哮的蓝sè浪cháo狠狠扇去。那火焰愈加暴怒,犹如一头荒古巨兽,身躯扭动,气焰滔天,包裹着那些翻滚的浪cháo死命炼化!杨缺体内法力汹涌,催动法诀,那沧海珠所化海洋不甘示弱,巨浪冲天,翻卷奔腾,竟把那愈来愈烈的火焰渐渐碾压下去。站在不远处的殷趣急手持灵剑,满脸yin沉,看着漫天的火焰和海水纠缠不休,田相巫竟然拿那少年没有办法,顿时心中对杨缺的忌惮,愈来愈深起来。他脸sè变幻了片刻,心中一横,咬着牙,念动法诀,手中灵剑黑芒爆shè,直接向着正在催动那片海水斗法的杨缺狠狠斩去!“四弟,快快退下!你不是他的对手!”田相巫挥动烈焰扇,疲于应付杨缺的沧海珠所化海域,待看到殷趣急突然向着杨缺袭击时,顿时心头莫名一跳,慌忙惊呼出口。然而,却是为时晚矣。杨缺催动着沧海珠,当感受到殷趣急挥动着灵剑杀意滚滚地劈斩而来时,他双眼忽地一眯,也不转身,右手五指一张,烈ri金光闪耀,悬浮在掌心快旋转。随即,一轮比之前大上数倍的血红烈ri突然从掌心升起,笼罩了他的整个身子,瞬间融化了偷袭而来的寒气森森的剑芒,直接闪现在了殷趣急来不及躲避的身躯上。“啊——”随着一股死亡的气息和钻心的疼痛突然蔓延了他的整个身躯,他猛然张大嘴巴,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,目光中更是露出了极度的惊恐和绝望。叫声未绝,那轮血红的烈ri突然间光芒爆shè,万丈刺眼,瞬间消融了他的整个身躯!转眼间,刚刚还手持灵剑,杀气腾腾的殷趣急,直接便失去了踪影,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。众人满脸惊骇,皆不由自主,倒退数步,看着杨缺,犹如看见凶煞的魔头一般,胆战心惊。一名玉神境的修士,一名在这荒罪城声名赫赫的人物,眨眼间,就直接被他秒杀,而他,似乎根本就没有转过身来。只是手持一柄弯刀,随手一挥,这样一名令他们多年来深深忌惮,唯恐避之不及的人物,竟然直接就尸体消融,魂飞魄散了!甚至,连一丝渣滓,连一丝气息,都没有留下!他们满脸惊惧,瞪大着双眼看着杨缺,感觉今天这少年带给他们的震撼,简直是太多了。明明只是一名玉神境的修士,年纪轻轻,为何竟有如此的恐怖的实力?甚至连玉神境的修士都不放在眼里,争斗半天,成名多年,向来给人以高深莫测实力恐怖的田相巫,竟然没有占到丝毫便宜,反而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剩余的唯一一名兄弟,悲惨死去。他却,无能为力。这少年,恐怖如斯!众人心中震惊,那身在虚空中的田相巫,此时更是脸sè煞白,心中又痛又怒,看着杨缺的目光,充满了嗜血的怨毒和仇恨。而当想起这少年刚刚恐怖的手段时,他的心中,竟开始微微抽搐起来,他一名元神境的修士,现在竟然忽然之间,感到恐惧了,极度的恐惧。同时,他脸sè难看,开始无比的懊悔酸痛起来。为何要招惹他?为何放着好好的ri子不过,要落得现在进退两难,一下子死了四个兄弟,只剩下他孤家寡人,胆战心惊地等待着令他不敢去想的结局?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