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三十八章需要女人

作者:夜落影更新时间:
    nbsp;杨缺站在黑暗中,安静地看了一会儿,方伸手在脸上一抹,变幻了模样,神的倨傲,向着香红楼走了过去。“哟,这位公子,快请进,咱们香红楼今晚的又新来了几位姑娘,可都是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,过时不候哦。”一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,见杨缺过来,连忙满脸热情,过来介绍道。杨缺笑了笑,道:“听说你们香红楼最近选出了一名花魁,她今晚可接客?”那女子听到他的话,微微一顿,依旧满脸笑容道:“公子,先进去再说把,来来。”待把杨缺拉进了大厅后,方狡黠一笑,道:“我家姐姐只献艺唱曲,不接客的,公子可以挑选别的姑娘,咱们楼中的姑娘可都是极品,床上功夫更是一流。”杨缺抬眼在楼上看了一眼,笑道:“那你先去忙去,我自己随便转转就可以了,如果有需要,我会喊这里的侍女的。”“呵呵,看来公子是这里的常客啊。好,您随便转,随便选,如果有事,尽管找那些下人便是。”女子对着杨缺会意一笑,转身出了门,继续迎客去了。杨缺站在大厅,看着热闹的人群,亲热的男男女女,脑海里想起那*潢色小说 http://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ri就在这里,秦可儿为了他,而舍弃xing命的一幕。他双拳缓缓握紧,眼眸中,渐渐弥漫起了森然的寒意。“公子,需要妹妹服侍么?”正在此时,一名身穿透明纱裙,双肩露出,大腿若隐若现的女子,满脸媚态,扭动着纤细的腰肢,来到了他的面前。杨缺转眼看去,见其身材婀娜丰腴,衣着xing感,嘴唇吐沫的红艳yu滴,模样还算是可人,他微微一笑,道:“请问一下,若水姑娘住在哪个厢房?”由于香红楼的厢房极多,若水当初也说过,她睡觉作曲写词等等都各自在一个房间,并且房间里的摆设也各不相同,以此来寻找灵感,所以今ri来,他没有直接向着那ri曾经差点与她共度宵的房间行去。那xing感的女子听到他问到若水,脸上的笑容微敛,道:“若水姐姐现在正忙着,并且她是不会随便接客的,公子若是想玩,找小女子也是一样。小女子保证把公子侍候的舒舒服服,来了一次,还想来第二次。”杨缺看了她一眼,心中思忖片刻,方道:“不知姑娘的修为,到了哪种境界?”女子“噗嗤”一笑,胸前的双峰抖动不止,在薄纱的映照下,清晰无比,充满了诱惑之感,她道:“原来公子还有这种嗜好,是不是修为愈高,您愈喜欢?”杨缺不置可否,道:“还请姑娘告知。”女子见他认真,嘴角露出一抹自得,道:“小女子现在的修为也不算高,已经到了玉神境初期了,公子可满意?”杨缺心中微动,点头道:“的确满意,不过我身上没有带钱,你……”“没带钱?”女子笑容骤然一敛,满脸愕然,“你来我香红楼玩女人,不带钱?”杨缺见她目光望向门口,知晓她要喊打手,笑道:“姑娘无需着急,我是若水姑娘的朋友,你只需让我见到她,我必定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女子眯着双眼,上下细细打量了他一番,道:“你真是若水姐姐的朋友?就算是,现在她可能也没功夫理会你,她正在厢房作词,并且,那里还有一个讨厌的男人,一直在缠着她。她本来就心烦,肯定不会见你的。”杨缺闻言,眉头微皱,沉吟片刻,道:“这样,你帮我带一句话给她,她若是真不见我,我立刻就走,如何?”“带话?”女子闻言微怔,随即露出媚笑,道,“带话倒是可以,不过公子,你要给我什么好处呢?”杨缺知晓她要索取贿赂,不过一时之间,他似乎也拿不出在女儿国可以流通的钱币,他无奈一笑,道:“我现在一穷二白,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,你若是相信我的话,待你把话送到后,我会让若水姑娘先帮我谢你,可以吗?”女子听了,抿嘴一笑,道:“算了算了,我是逗你的,你若是想谢我啊,下次来光顾香红楼时,就来照顾姐姐的生意,知道吗?”杨缺点了点头,道:“好,我记着你。”说罢,伸手拿起她的手,在手心里写了一句话,道,“麻烦你了。”女子嘴唇微动,轻声念叨几句,脸上带着一丝茫然,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不过她仍旧笑道:“公子,我叫小然,以后记得找我哦。”说完,眼波流转,娇媚一笑,转身上了楼。杨缺看着她妖娆的身材,双眸微眯,心里暗暗道:小然,小然……既然修为是玉神境初期,想必对我还是有些用处的。小然嘴里念着那句杨缺交给她的话,很快来到了左边走廊最里面的一间厢房,敲了敲门道:“若水姐,我可以进来一下吗?”脚步声传来,若水一袭碧绿衣裙,打开了房门,脸上带着一丝喜sè,看着她,眼珠晃动,指了指房间里面,随即不由分说,把她拉了进去,笑道:“小然,你来了,我来给你介绍这下,这位是周公子,我听说你早就很仰慕他,现在周公子就在你面前,你是不是该带着人家去你房间聊聊天啊?”说完,她对着小然调皮地眨了眨眼睛,示意她帮忙。小然忍不住笑,瞥眼看了那屋里的青年一眼,见他身材挺拔,玉树临风,倒是相貌堂堂,不禁恍然道:“原来是那ri贺喜时,曾向若水姐姐表白的那位张公子啊,失敬失敬。”若水使劲掐了她的胳膊一下,道:“小然,你不是早就想要和张公子说说话么,现在这么好的机会,你可不能浪费。”张敬显看着身材xing感的小然,双眼不仅一亮,谦谦有礼道:“原来这位就是小然姑娘,在下这厢有礼了。”小然见他眼中露出yin邪,却装模作样,文绉绉地说话,不禁有些反胃,她不理睬他,拉着若水到一旁坐下,道:“若水姐姐,我来找你,是有正事的。外面有一位公子,自称是你的朋友,要来见你,可是呢,我却不认识他,更好笑的是,他身上没有带钱。”若水秀眉微蹙,还未说话,便听那张敬显道:“小然姑娘,你直接回绝他就是了,既然身上没有带钱,还敢来香红楼?就算他带钱了,若水姑娘也不是他说见就见的。”“可是他说他是若水姐姐的朋友呢。”小然心中不喜欢他,争辩道。张敬显冷笑一声,道:“若水姑娘的名头,这城南区域谁人不知?那人定然是垂涎若水姑娘的美sè,却穷的身无分文,不能通过正常途径进来,就故意对你说是若水姑娘的朋友。这种人,到处都是,可耻之极。”小然哼了一声,瞥了他一眼,懒得理他,对若水道:“姐姐,他让我带给你一句话,你要听么?”若水微微一怔,道:“你说吧。”张敬显闻言,也连忙竖起耳朵,凑过来听。小然瞪了他一眼,心里默念了一句,方道: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画悲扇。”若水听完,双眸微动,沉吟数息,嘴里喃喃念道: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画悲扇……人生若只如初见……”张敬显心里念了几句,顿时满脸讥讽,道:“若水姑娘,这人定然是知晓你喜欢诗词,想要靠这个来博取你的瞩目,可惜这句话却是没什么出彩。若是换做我,定然作的会更好。”“小然,让他进来!”若水双眸一亮,没有理睬张敬显,心里忽地微微颤动起来,她的脑海里,竟不知为何,不由自主浮现出了那名才华横溢xing子冷淡的少年的身影来。“现在?”小然闻言一愣,看了看旁边的张敬显,意思很明显。若水也看了他一眼,却坚持道:“是的,就是现在,你快去把那人叫进来吧。”小然“哦”地一声,瞥了一眼脸sè微变的张敬显,满脸幸灾乐祸之意,起身走了出去。“若水姑娘,我已经在你这里了,为何你还要让别的男人进来?”待小然离去之后,张敬显压抑住心头的怒意,脸上以及保持着谦恭,问道。若水嘴角微翘,淡淡地看着他道:“张公子,这是我作词的地方,我本意是没有让你来的,是你自己求着我娘待你进来的,你若是对我的行为不满,出去便是了。”张敬显一听,心中又恨又怒,目光中闪过一抹厉sè,却勉强一笑,道:“若水姑娘说哪里话,我怎会对你的行为不满呢。这里是你的地方,你想招待客人我自然不会多说。只不过……那人明显就是个骗子,刚刚小然姑娘也说了,他身为分文,可能就是利用你的惜才之心,来骗得你的亲睐的。”若水站起身子,神sè清冷,道:“不管如何,我已经让他进来了,就算他是骗子,也是我的事,不用张公子cāo心。”张敬显心中暗骂一声,狠狠剜了一眼她饱满的胸前,讪讪一笑,不再说话。不多时,门口响起了敲门声,小然道:“若水姐姐,我把那位公子带来了。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