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七十三章菊花残求月票

作者:夜落影更新时间:
    nbsp;密室中,静无声息。当两名少女缓缓把面具摘下来后,两张疤痕交错,狰狞可怖的脸颊,赫然出现在了杨缺和秦可儿的眼前。两人心中一震,呼吸顿滞,沉默地看着她们。“公子,还需要我们服侍么?”两名少女见杨缺脸sè微变,不再说话,眸中顿时都露出了一抹戏谑,嘴角微动,却使得面目扭曲,更加yin森诡异起来。“相公……”沉寂半响,秦可儿方惊醒过来,她退到杨缺的身边,贴着他,小脸上带着害怕。杨缺双眸微凝,安静地看了她们一会儿,方皱眉道:“你们的容颜,都是他们故意毁去的?”两名少女听到他的问题,眼中同时露出一抹怨毒,却是一闪即逝。其中一名女孩木然道:“我们本身就生的丑,他们嫌弃,所以直接就毁了我们的容,让我们带上面具。”另一名女孩道:“他们只使用我们的身子,对于容貌,并不在乎。”说到此,她黯淡的目光看着杨缺,苦涩道:“公子,你若是也想用我们的身子,就尽量让我们带上面具吧。不然,连我和姐姐彼此看着对方,也会觉得恶心,怕会扫了你的兴致。”杨缺听完,目光闪动,沉默片刻,重新抬眼看了两人一眼,道:“你们离开吧,或者先等着这里,我会派人来送你们出府。”说罢,不待两人回话,带着秦可儿,转身出了门。两名少女怔怔地站在原地,眼中露出了惊愕,看着杨缺离去的背影,恍若如。杨缺带着秦可儿出了密室,看着下一间,脸上露出了一丝心有余悸的神sè,正在犹豫要不要继续进去查看时,秦可儿放开了他的手,眸中露出笑意:“相公,我来帮你看吧,若是不好,我便关上门,不让你进去了,免得你再次有心理yin影了。”杨缺闻言微怔,点了头,道:“好,那你自己去吧。”秦可儿轻轻一笑,向着下一间密室行去,到了门口,她没作犹豫,直接伸手推开了门。刚要抬起脚步走进去,密室里突然红光一闪,一只凌厉而鲜红的舌头“嗖”地一声蹿了出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秦可儿的眉心激shè而来!杨缺心中一颤,来不及救援,就看到那只舌头瞬息到了秦可儿的眼前,却见碧光一闪,一层淡淡的光幕忽地在秦可儿的体表出现。“滋——”,犹如烧滚的油锅中落进了一滴水,一声轻响,秦可儿体表光芒一颤,直接把那只舌头痛得急缩回,没入了密室之中。此时,杨缺身影闪动间,已经拦在了秦可儿的身前。秦可儿小脸微白,暗暗心惊,道:“吓死我了,幸好我娘送我了一件宝物……”轰!不待她的话说完,密室中突然传出一声震响,随即一颗硕大无朋的三角形舌头,缓缓从里面探了出来,一双猩红的血目冷寒地看着两人。“巨蟒!”秦可儿看清它的狰狞的头颅,顿时吃了一惊,失声惊呼。以刚刚前三间的密室情况来看,按说这里囚禁的应该都是女人,但是现在这间密室中竟突然出现一只丑陋的蟒蛇,实在有些匪夷所思。那巨蟒双目睁如灯笼,全身布满了犹如玄铁浇铸而成的坚硬黑鳞,口里刚刚被伤的蛇信,吞吐不止,一股令人作呕的浓烈腥臭,瞬间弥漫了两人站立的四周。“嘶——”它睁着一对猩红的双目盯着杨缺看了一会儿,随即突然出一声异响,张开血盆大头,就向着杨缺急蹿而来!杨缺双眸中寒光一闪,手中烈ri瞬间凝现,顺手一划,一轮烈ri激shè而出,“轰”地一声,撞击在凶煞狰狞的蟒上,光芒爆shè间,那蟒蛇止住冲势,后退数步。待那轮烈ri溃散之后,它方若无其事地摆了摆头,双目中,迸shè出一股暴怒的光芒。杨缺双眸微眯,护在秦可儿的身前,抬起手中烈ri,刚要继续,却见那蟒蛇大口一张,一股浓黑的液体犹如利剑,“嗤”地一声向着他激shè而来!“相公小心,这是专用*潢色小说 http://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来污秽法宝的蛇灵煞水,不可硬接!”秦可儿嗅到那股刺鼻的气味,慌忙拉着杨缺闪身避开,怕他没有认出,吃了暗亏。那股黑sè液体从两人身侧掠过,直接洒在了洞穴后面的墙壁上,“滋”地一声,传来了一股腐蚀硬物的异响。“站在原地,不要动。”杨缺放开了秦可儿,嘴角露出一抹嘲弄,手中烈ri金光闪耀,向着暴怒的爆shè缓缓逼近。至阳宝物,其实普通的煞水可以污秽的,更何况,烈ri的刀身,是小鼎里产生的太阳jing魄所凝制而成,可斩灭一切yin煞污秽,他自然不惧。黑sè蟒蛇目光yin冷,三角头颅微微摆动,见杨缺胆敢上来挑衅,更加暴怒,嘴巴一张,再次喷出一股黑sè液体,向着杨缺泼洒而来。杨缺没有避让,手中烈ri金光爆shè,却不挥动,直接竖在身前,顿时,一道金光闪耀的光幕出现,拦在了他的前方。“滋——”那股腥臭的黑sè液体直接泼洒在了金sè的光幕上,却是瞬间被其至阳至刚的灼热之气蒸化,消融不见,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秦可儿看到这一幕,微感惊讶,心中的紧张总算放松下来,同时,看向杨缺手中烈ri的眸子,更加闪亮了起来。那蟒蛇见腹中的煞水,竟然对他的法宝无用,眼中顿时闪过一抹忌惮来,竟然嘴巴一张,吐出嘶哑的人话来:“小子,你手上那宝物,可是至阳之物?”杨缺听它说话,倒是吃了一惊,道:“蛇未化形,也能说话?”那声音却冷哼道:“你怎知我未化形?我现在变回原形,是想偷袭那恶毒的鬼冶魔修,却不想来这里的,竟然是你们两个。怎么,你们也投靠那五个卑鄙yin险的男人了?”说到此,她细细看了杨缺一眼,摆了摆手蟒道:“我看不像,以你刚刚表现出来的实力,恐怕他们几个也不敢引狼入室吧?难道你是偷偷进来的?”秦可儿见它会说话,倒是不太害怕了,走到杨缺身旁,小脸上溢满了得意,道:“才不是,那五个坏人早已被我相公杀死了,我们是大摇大摆地进来的。”“什么!东门五虎都死了?”蟒蛇一听,顿时双目一瞪,全身黑芒一闪,化为了一名身材短小,皮肤黝黑的老妪,丑陋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sè。“小子,那女娃娃的话可是真的?你真的灭杀了那东门五虎?”老妪满脸惊愕,难以置信地问道。杨缺看了她几眼,点了点头,道:“他们的确被我灭杀了,这里东城的地盘,也被我收了下来。”老妪闻言,怔了怔,却是满脸惊疑:“以你刚刚施法散的气息来看,你最多不过是玉神境后期的修为,那五虎的老大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元神境修士,你能灭杀他?并且,还是杀了五个?”杨缺双眸微闪,却不想过多解释,道:“凑巧。”“凑巧?”老妪一愣,瞪着一双闪耀着红光的眼睛,盯着他细细看了片刻,方眉头一展,道,“看来是老身小看小友了,你虽然修为比不上他,神通或者宝物,肯定能直接碾压他,老身所猜想,是否正确?”杨缺淡淡一笑,不置可否:“或许吧。”“嘿嘿,小友如此谦虚淡然,看来老身的猜测,不离十了。”老妪嘿嘿一笑,满脸喜sè,眼中却露出一抹忌惮,一闪即逝。她语气中带着感激道:“既然小友帮助老身把仇人杀了,那么从今ri起,小友就是我黑寡妇的恩人。以后小友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,尽管开口,只要不是要我的老命,什么都好商量。”杨缺嘴角微弯,看了她一眼,道:“你被他们囚禁在这密室,为何他们不仅没有给你下禁制,还让你可以动用功法?难道是要拿你修炼邪法?”老妪听他问起,顿时双眼一瞪,脸上露出了一股yin森森的怨毒之sè,道:“小友所猜不错,他们当初骗取我的信任,却暗算了我,趁机把我囚禁在了这里,就是想利用我的灵兽之体,修炼邪法。”“哼,本来,他们的确给我体内下了一道禁制,让我暂时不能动用全部的法力,可是他们却小看了我黑寡妇的实力。那禁制,早已被我悄悄破除,不过我却出不了这洞穴,只好躲在密室里,准备趁他们其中一个人来的时候,灭杀报仇。却不料,竟是小友来了。”说完,她似乎想起了什么,双眸微微闪烁,看向了杨缺,脸上露出了一丝jing惕,干笑道:“小友,既然你杀了他们,这里的东西应该都归你所有,至于老身……不知道小友想如何处置?”杨缺闻言,微微笑道:“你觉得,我该怎么处置你?”老妪讪讪一笑,目光中露出了一抹狡黠之sè,道:“要不……小友就放了我?老身生的这么丑陋,多待在小友身边一刻,小友恐怕就会少了许多好心情啊。”秦可儿却忽然笑道:“没事儿,我家相公虽然可能会觉得你丑,不过我家相公身边还有一头猪。你越是生的丑陋,那猪就越加喜欢,它最擅长一件功法,保证让你佩服的五体投地,爬不起来。”“什么功法?”老妪脸sè微变,下意识地问道。“菊花残……”……未完待续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