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四十二章美妇的渴求

作者:夜落影更新时间:
    nbsp;烛光摇曳,香闺如cháo,一夜时光,转眼即过。清晨,当明媚的阳光洒落在窗台,外面渐渐响起了客人陆续离去的声音时,杨缺在若水身上的采撷,也缓缓告一段落。只有三ri的时光,他绝对不会在一个人的身上浪费时间,虽然采撷的时间愈长,效果就愈好,但是时不待人,他要以更快的度,多采撷几名女子。这样,修为突破的才会更快。经过了整整一个夜晚的缠绵,现在的若水全身酥软,全身肌肤艳红,满脸红cháo。她双眸迷醉,流露出着满足与柔情,紧紧抱着杨缺,低声呢喃。不过她也知道杨缺急需要另外的女子修炼,依偎在他的怀里轻声说了会儿话,便不舍地起床穿了衣服,出了房间。不多时,她已说服了小然,把她带了进来,然后嫣然一笑,自觉离去。小然依旧穿着薄纱衣裙,身材xing感迷人,看着床上连衣服也没有穿的杨缺,眼眸流转,娇媚动人。杨缺变换成了昨ri刚进香红楼的模样,过来抱起她,放在了香床上,没有任何啰嗦,开始继续修炼起来。朝阳升,夕阳落,一天时光,很快过去。当夜幕渐渐降临的时候,杨缺体内“轰隆!”一声,终于冲破屏障,突破至玉神境中期,而身下的人儿,也早已醉醺醺地登上了云霄,紧紧缠绕着他,娇躯战栗不止。待小然依依不舍地离去之后,若水再次找来了香红楼里的修为稍微高深的少女,送进了杨缺的房间。她只说杨缺出了很多钱财,索要女人,并没有告诉这些人杨缺修炼的事情。两ri时光,在杨缺不断地修炼中,不知不觉地流逝。香红楼的女子修为太低,当若水找来了最后一个女孩时,杨缺仍旧没有突破到玉神境后期,但是离突破,只差一步之遥。香红楼中,女孩们开始私下悄悄议论起来,都对杨缺的毅力和身体,佩服的五体投地地,啧啧赞叹。他竟然连续两ri两夜,睡遍了楼里的所有稍微有姿sè的女孩,并且似乎jing神愈来愈抖擞,没有任何疲惫的感觉,这太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。待利用最后一个女孩修炼后,杨缺的修为已经到了突破的边缘,他没有着急,因为牢房里,还有几名修为貌似不错的少女,他看了看外面的天sè,觉得是时候回去了。若水来到房间,坐在床边,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,方忍不住劝道道:“公子,若是没有把握,你就不要去了。毕竟那里是城卫队盘踞的地方,还有一名元神境的修士看守,你若是再回去,恐怕会凶多吉少。”杨缺穿好了衣服,从身后轻轻抱住了她纤细的腰,道:“放心,没有把握的事情,我绝对不会去做的。我的朋友还在牢房中,我若是不去,恐怕他就会死的。”若水心中一酸,向后靠去,脸颊碰着他的脸颊,轻轻摩挲,柔声道:“那若是换做是我,你会这样紧张么?”杨缺没有犹豫,道:“自然会,你帮了我这么多,自然也是我的朋友。”若水闻言,微微叹息一声,道:“仅是朋友么?”杨缺沉默片刻,紧紧抱着她,目光中流露出了一抹思念,道:“我有道侣的,并且她也很爱我,她还在家里,默默地等着我。”若水神sè微黯,脸上却忽地露出笑容,道:“看不出来,你倒是挺专一的。”说到此,她见杨缺嘴角露出一丝自嘲,又继续道:“我说的专一,是心,而不是身子。男人的身子,永远都不可能专一。”“你这么肯定?”杨缺转头问。若水点了点头,脸上带着一丝苦涩,道:“我在女儿国待了这么久,虽然见识的男人不多,但是也知晓男人的劣根xing,很难改变。”杨缺笑了笑,不再说话,看着窗外的天sè,愈来愈暗。他道:“我该走了,或许,我们还有见面的机*潢色小说 http://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会,或许,这就是最后一次了。”若水眸中薄雾萦绕,脸上却露出笑意,道:“嗯,一切保重。”杨缺在她的嘴唇轻轻吻了一下,站起了身子,静静地看了她片刻,直接转身,从窗户离去。瞬间,两滴泪水,从若水的眼眸滴落下来,她的脑海里,忽地想起了那ri贺喜时,杨缺作的词来。窗外,夜sè朦胧。杨缺离开香红楼,恢复了本来面貌,顺着黑暗的墙角,快向着前方奔掠。不多时,来到了秦可儿的府邸。在回去牢房之前,他忽然想起了秦可儿的娘,不知道当得知秦可儿死去的消息后,这位善良的美妇,是怎样的痛彻心扉。悄无声息地进了院落,杨缺很快穿过走廊花园,来到了秦灵的房前,在门外犹豫了片刻,他刚要敲门,房间里,忽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呻吟。杨缺心中一动,脸上露出古怪之sè,他犹豫了片刻,还是轻轻地在窗口钻了个小洞,向着里面看去。秦灵身穿薄若蝉翼的白sè纱裙,正在床上扭动着丰腴的身子,嘴里出了蚀骨的呻吟,她一只手抚摸着胸前,一只手伸进了衣裙里,沉醉浪荡,满脸媚态。杨缺神sè间露出一丝疑惑,心里暗暗道:可儿刚死,她竟有还有这份心思,女儿国的女人,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。随着屋里的呻吟愈来愈高昂,床上的美妇的双手也愈动愈快,很快,她全身猛然绷直,张开嘴巴,出了一声颤动的音调,身子抖动不知……杨缺心中微微叹息,转过身,正要离去,却听屋里的秦灵忽然道:“谁?”“吱呀”一声,杨缺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,房门突然打开,秦灵身穿纱裙,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。杨缺瞳孔微缩,心里暗暗震惊:这修为,最少也在玉神境后期了,没想到她一名普通的妇人,竟有如此实力。只是,为何她的眉宇间,没有一丝一毫的悲伤?“杨公子!”秦灵方一看清他的容貌,顿时一怔,脸上露出了极度的惊愕来,道:“你……你不是被抓起来了么?”杨缺看着她,心中充满了歉意,顿了片刻,低头道:“我逃出来了,灵姨,可儿她……”秦灵眸中闪过了一抹悲伤,脸上却露出淡淡的笑容,道:“公子不必多想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,她愿意为你而死,这也是她自己的幸福,我不会怪你的。”杨缺微感惊异地看着她,想不到这女子竟有如此胸襟。秦灵微微一笑,双腿忽地一颤,想起了刚刚在房间里的事情来,那羞耻的一幕,定然被眼前的少年偷看见了。想到此,她脸颊绯红,眸中带着羞涩,道:“公子,刚刚……”杨缺嘴角溢出一丝笑意,道:“我刚刚才到,就被你现了。”秦灵微微一怔,抬眼看了一眼他,却现了他嘴角的笑容,不禁脸颊更加通红起来。杨缺想到刚刚的事情,也觉得极为尴尬,此时也找不到话题,两人面对面站着,静了片刻,他只得开口道:“那,我就先走了?”秦灵闻言,心头微颤,她眸中迟疑了片刻,忽地露出一丝坚定,伸手就拉住了他,眉宇间露出了一丝期盼,道:“公子……可以进屋陪我一下么?”杨缺一愣,有些疑惑地看着她,却见她脸上露出了楚楚可怜之sè,咬了咬嘴唇,忽地大着胆子道:“公子有所不知,我已多年未碰男人了。我守身至今,不是为了名誉,而是只想把身子献给可儿的男人,希望他能善待咱们母女。既然可儿为了你而死,她就是认定了你,但是她的心中,肯定留下了遗憾,没有把身子交给你,所以今晚,我希望公子可以让我,好好地服侍你……”杨缺被她的话语惊得有些反应不过,他脸上露出了惊愕,道:“可是可儿她刚死,你是她的娘,我……”秦灵闻言,却微微一笑,靠近了他的身子,道:“我们女儿国的习俗,公子或许不懂,男人稀少,几乎每个家庭,都是母女共享的。何况今ri,我只是为了了却可儿的心愿……”说到此,她美眸中流露着一丝哀怜,道:“难道公子嫌弃我?不愿意让我服侍么?”杨缺见她说的可怜,心中微动,可是还是有些适应不了这样奇怪的习俗,正在迟疑间,却见她噙着眼泪,不由分说,直接拉着他,进了香闺,紧紧关上了门。“公子,你坐下吧,我与可儿一样,从小就修习了许多服侍男人的方法,今晚,你就尽管享受便是。”秦灵把杨缺拉进了房间,让他坐在了床上,脸上的可怜之sè,转眼间就变为了激动与兴奋,她伸手解开了他的衣带,脱掉了他的衣裤。然后,她抬手摘掉了秀上的玉钗,垂散着如瀑的秀,仰着溢满媚态的脸颊,对着他娇媚一笑,在他的双腿间,轻轻地蹲了下来……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