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凶恶岛

作者:夜落影更新时间:
    nbsp;李遂目光冰冷,道:“老夫的确没有证据,但是老夫身为宗门执法大长老,只有是怀疑,就有义务,也有权利把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。”他顿了顿,瞥了那些赶来的长老一眼,道:“廖小轩,老夫念在你为宗门做了许多贡献的份上,也看在你师父的份上,今ri就不与你计较。现在老夫要捉拿魔宗饿jiān细,你若是还要阻拦,就休要怪老夫狠辣无情!这清源御龙剑阵,就算是你师父来,也承受不了!”廖小轩心中一沉,脸sè白,他看了身后的杨缺一眼,心中犹豫,却听杨缺道:“廖师兄,让开吧。你的心意我记下了,今ri之事,不是你能插手的。”此时,一名青衣男子从人群中走出,行到他的身前,低声道:“师弟,快些让开,师父有令,不得阻碍李长老执法!”廖小轩闻言,终于满脸颓废,心中叹息一声,转头对杨缺道:“杨师弟,是我害了你,当初不该劝你进我们清源宗的。今ri……”他还要说话,却被那名青衣男子皱眉打断,直接拉进了人群,低声训斥。杨缺看着他的背影,心中忽地一暖,眼中的求生却更加强烈起来。“就算要死,我也绝对不能死在这里!并且,我一定要杀了那人!”他看了一眼赶来看热闹的密密麻麻人群,心中暗暗誓道。李遂见廖小轩离开,不再顾忌,手中灵剑一挥,一道气息强大势不可挡的剑芒,犹如咆哮的cháo水,向着杨缺汹涌而去。四周空气骤然尖啸起来,漫天的剑光泼洒袭来,拦住了杨缺的所有去路。杨缺心中一紧,右手烈ri猛然涨大,绝望刀意单手斩出,而左手不详化莲,红光流溢,拦在身前。同时,他全身法力急涌,形成一层护体光罩。刚准备好,那道五彩剑芒轰然一声劈斩在烈ri刀芒上,仅仅停顿了一瞬,直接*潢色小说 http://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破开刀芒,继续斩下!红莲急旋转,刀阵如花,红芒如星,割裂的空气吱呀作响,静无声息地与剑芒击在一起,光芒爆shè间,那五彩剑芒终于颤抖一番,将要溃散而开。然而李遂目光一闪,挥手再斩下一剑,不祥之刃终于哀鸣一声,被剑芒破开。“噗嗤!”剑芒锋利无匹,直接斩在杨缺的护体光罩之上,竟然瞬间斩破,向着他的身体继续斩下。眼看杨缺必死无疑,广场人,众人鸦雀无声,屏气凝神地盯着他。不料杨缺眼中金芒一闪,竟然直接用双手夹住森寒锋利的剑芒,金光闪烁中,剑芒突然溃散!“嘶——”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脸sè微变。这威力惊人可伤天府境修士的护宗剑阵,竟然两剑都斩不死他,还被他徒手接住,这魔头的实力,竟然如此!此时,众人再也没有任何怀疑,杨缺就是魔宗之人,不然这等荒诞的实力,绝对不可能随便出现在一名新来的记名身上。“不错,竟然能够接住老夫的两剑没有死,果然有些门道。看来,老夫还是小看你们魔宗的实力了。”李遂冷眼看着他,眼中闪过了一抹异芒,脚步一踏,瞬息间出现在了杨缺的身前,“唰”地一剑向着他的胸口刺去。杨缺猝不及防,双手金光一闪,再利用金光烈ri诀的抵挡,“嗤”地一声,响起了金属摩擦声,剑芒透过他双掌的缝隙,犹如毒蛇般,继续向着他的胸口蹿来!他慌忙侧身避让,双手更是快撤回,却见李遂冷哼一声,手腕一抖,灵剑竟如棍棒一般,光芒爆shè,横向扫在他的的胸口。“嘭!”地一声,他眼前一黑,竟然被直接扫飞了出去,落在地面,滚了数米远。待他咬牙爬起来时,胸口衣衫,早已被鲜血浸湿,嘴角和鼻子里,竟然溢出了猩红的血液。他咳嗽两声,双眸渐红,手中烈ri颤抖不已,哀鸣不断,似在哭泣,似在叹息。“不,我不能死!”他心中不甘,想起小师妹,想起御鬼宗,想起空间里的秦可儿和猪妖,想起等待着他的人。他如果死在这里,她们该怎么办呢?可是感受着李遂手中灵剑的死亡气息,他心中却产生了一种绝望,他现在已经手段尽出,只差额间的神目了。可是就算让时光停滞一瞬,他又能怎么办呢?他现在的实力,根本就无法挥出烈ri和不祥之人最大的威力,如果是元神境,那该有多好啊。实力,就差一个境界的实力了。可是,还有机会吗?李遂冷漠地看了他一眼,一步踏到他的面前,扬起手中灵剑,没有任何犹豫地对着他劈了下去。剑芒璀璨,照亮了杨缺的双眼,也照亮了整个绿翠峰的景sè。“嘭!”杨缺被剑阵气息锁定,根本无法躲避,只能扬起手中的烈ri格挡,一声爆响中,他的手腕“咔嚓”一声,骨头折断,身子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,向后飞出,狼狈地砸落在地面。烈ri光芒一颤,主动回到他的体内,消失不见。而他,全身鲜血淋淋,手腕和胸口都传来了阵阵透骨的剧痛,让他神智渐渐模糊起来。他咬了咬牙,猛然喷出一口鲜血,单手支地,想要站起来,却是被紧随而来的李遂,一剑拍在脊背,“咔嚓”一声,全身骨头断裂,瘫软在地,彻底不能动弹。他牙齿颤抖,全身钻心的疼痛,眼中露出一抹刻骨的仇恨与不甘。而渐渐模糊的意识里,竟忽然浮现出了一名身穿白衣的美丽少女。她的身后,竟然带着九条毛茸茸的尾巴……李遂脸上露出了一抹轻蔑,伸出手中灵剑,指在他的脖间,目光闪动了片刻,忽然看向了他的掌心,那一抹淡淡的金sè竟然到现在,才缓缓退去。“这到底是何炼体,竟然能够抵挡住我清源宗的护宗大阵,魔宗的人,当真都是如此厉害吗?”他盯着地面上昏死过去的杨缺,脸sè变幻了片刻,目光忽地一亮,转身扫了广场上噤若寒蝉的人群一眼,道:“炼魔宗的魔头已经被老夫拿下,鉴于他来我清源宗的目的还没有查清,现在老夫先把他关进凶恶,严加审讯,随后再处死!”说到此,他看了看天sè,冷声道:“记名赛将要开始,你们都准备一下吧。”说罢,伸手抓住杨缺的衣领,直接把拎了起来,脚下光芒一闪,飞上了空中,转眼间,消失不见。那数十名执法队修士,也各自祭出飞行法宝,相继离去。广场上的人群,此时才松了一口气,敢大声说话起来。“那小子好惨啊,竟然被李长老生生打断了手腕,打断了全身的骨头,像是死狗一般被拖走了。”“哼,炼魔宗的魔头,都是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之人,落得这样的下场,也是他活该。谁他之前不投降的,李长老也说了,他如果跪地磕头求饶,说出潜入我清源宗的目的,就会饶他一命的,他却是自以为实力过人,自寻死路。现在,他活着恐怕比死还要难受吧。”“那当然,凶恶那地方,我也听说过,里面关押的全是一些穷凶极恶的人物,原来都是有各种通天手段的,现在体内都被下了禁制,老老实实待在里面,数十年不曾出来一次。”“不过说句实话,那小子看起来年纪轻轻,竟然有如此实力,连咱们的护宗剑阵都能徒手接下,的确有些恐怖啊。”“说的也是,那人的实力的确比我们高了不知多少倍,就算是一名普通的元神境修士,他肯定也能斩杀的。可惜,他遇到的是咱们的李长老,他纵使再逆天,也只有死路一条。”“嗯,看起来,他就算暂时不死,以后也绝对是凶多吉少了,等李长老查出他的真实目的后,肯定就会杀了他的。”“好了,记名赛的时间快到了,咱们快些走吧,不然一会儿去晚了。”广场上,人cháo涌动,议论纷纷,许多边兴奋谈论,边开始向着主峰行去。孙锵混在人群之中,神sè有些复杂,他转头看了看远处的洞府,心中有些惊疑不定。“杨师弟魔宗的事情,应该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,那李长老怎么会突然来呢?”他愈想脸sè愈加难看,后背冷汗涔涔,暗暗道:“我与苗师妹肯定不可能,苗师妹这几天一直与杨师弟在一起,剩下的只有……”他身子一震,不敢多想,低着头,快步离去。苗灵怔怔地站在广场,看着匆匆离去的,她的脸sè有些白,孙锵的想法,她刚刚自然也想到了。她呆了片刻,微微叹息一声,喃喃道:“罢了,忘记他吧,不管他到底是不是炼魔宗的jiān细,只要进入凶恶,就不可能再出来了……”她自嘲一笑,摸了摸积攒念力的木牌,不再多想,跟着人群,缓缓离去。而在不知多少万里的雪山,雪花空中,忽然出现一道白光。一名宫装美妇,神sè冷淡,正踏着一朵纯白的云彩,缓慢飞行,深邃的目光中,露出了一抹深深的忧虑。“小姐,你这样做,真的值得么?”未完待续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