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四十五章凌迟处死

作者:夜落影更新时间:
    nbsp;牢房中,凌恬和五名女孩修炼了半ri,恢复了jing神,照例巡视了一遍每个牢室后,开始擦拭一些刑具来。过不多时,正在几人拿着那些千奇百怪的刑具说笑调侃之时,张倩带着燕浪,脸s*潢色小说 http:// WWw.LaWen2.Com/hwen/1.htmlèyin沉地走了进来,盯着她们,不一言,目光中带着冷sè。凌恬心中微沉,连忙带着五名女孩上前行礼,道:“大人,有何吩咐?”张倩看了她身后的几名少女一眼,见她们脸上都带着掩饰不住的慌乱,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,重新看向了身前的凌恬,道:“那少年,你们都已经动了?”凌恬脸sè微变,沉默不语,不敢辩解,那五名女孩也开始脸sè白起来。“禀大人,我们并没有动他。”静默片刻,那名胆量颇大的圆脸女孩忽然开口道。“是吗?”张倩瞥了她一眼,眼中露出一抹讥讽,道,“你过来。”那圆脸女孩心中惴惴不安,脸上却竭力表现出恭恭敬敬坦然从容的样子,走到了她的身前,低声道:“大人有何吩咐?”“啪!”张倩猛然抬起手,狠狠给了她一耳光,冷声道:“胆子倒是不小,动便动了,竟然还敢嘴硬欺瞒于我,我看你是皮痒了!”凌恬等女孩见她怒,皆心中惶恐,噤若寒蝉。那圆脸女孩被扇了一耳光,眼中露出倔强,低着头,不再说话。张倩神sè冷厉,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方对凌恬道:“那少年怎么样了,可还活着?”凌恬恭敬道:“他身子看起来并无大碍,只是jing神有些萎靡。”本来她看到的杨缺,jing神是极为振作的,但是不知为何,当回答张倩的话时,竟下意识地这样说道。或许是怕他再受到折磨吧,回答完,她心里暗暗道。张倩闻言,却是微微一怔,眼中闪过着惊疑的目光,道:“按说被婧心玩过之后,他就应该奄奄一息了,可是又被你们六个一起上阵,他竟然还没有死去,这少年,的确有些不同寻常。”凌恬心中微动,忙开口解释道:“昨晚小姐虽然来过,但是只是进去看了一下,就离去了,并没有过多逗留。”张倩疑惑道:“为何?”凌恬听她问,脑海里浮现出昨ri杨缺故意撅起屁股放屁的一幕,此时总感觉与他现在的xing格不符,有些怪异,她顿了顿,道:“可能是见那少年有些肮脏,没有了兴致吧。”张倩目光闪烁,道:“那她离开的时候,有没有别的怪异的地方?”凌恬想了想,摇头道:“属下并没有仔细去看,应该没有。”张倩眉头微皱,沉着脸思虑片刻,道:“走,去把牢室打开,我要见见那少年。”凌恬答应一声,在前面带路,当打开牢门时,她先进入里面,看了一眼杨缺,见他正低头坐在幽暗的角落里,情绪低落,满脸倦sè,似乎疲惫不堪的样子。张倩走进牢室,双眼微微眯起,看了他几眼,开口道:“昨晚我女儿来你这里,为何她没有进来折磨你,就直接走了?希望你老实回答。”杨缺抬起微红的双眼,脸sè泛白,似乎jing力耗尽,他看了她片刻,低声道:“昨晚我身体不舒服,拉屎了,正好被她开门看见。”张倩一听,顿时皱了皱眉头,眼中流露厌恶之sè,随即目光扫了扫整个牢室,冷声道:“那你拉的东西呢?怎么不见了踪影?”杨缺神sè萎靡,怏怏道:“拉的都是稀的,我见几天没有洗脸,不太舒服,就用它洗脸了。”“呕!”燕浪忽地出一声怪声,脸sè微变,转过身,赶紧出了牢室。张倩却是满脸冷意,嘴角弯起一抹嘲弄:“都这样了,还要与我贫嘴?老实交代吧,我女儿到底去哪里了?”杨缺缓缓摇了摇头,道:“我的确不知道,或许她在我这里得不到满足,就趁着夜sè跑到别人家里,去抢男人去了吧。被囚禁了,或者被杀了,都说不定。”“哼!这城南区域,有人敢动我的女儿?莫不是活腻了!”张倩自然不会相信这些推测,见问不出答案,也通过燕浪等人的话知晓,这件事,或许真的与这少年没有半点关系。她顿了片刻,方冷声道:“那ri我与你说的事情,你可想好,今ri可是最后的期限,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。”杨缺沉默许久,正在张倩满脸得意以为他要妥协时,却听他缓缓道:“宁死不屈。”张倩脸sè一沉,目光中闪动着寒意:“你是宁愿去死,也不愿被我奴役?好,很好,在女儿国,我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为了一丁点ziyou就出卖xing命的人。”说到此,她也不再迟疑,直接转头对身后的凌恬冷声吩咐道:“再过三刻,把他押赴刑场,凌迟处死!并且通知城南区域所有人,让他们前来观看,我要让他们都知道,得罪我张倩的凄惨下场!”她心中担忧女儿,这时见杨缺还敢忤逆她,她哪里还有耐心劝说,直接要把他处死。并且通知城南所有的人,来观看施展极刑的过程,也是要jing告某些人,如果胆敢伤害她女儿的话,就承受她的狠辣报复!凌恬一听,心中微颤,惊愕地看了杨缺一眼,随即鼓起勇对张倩道:“大人,这少年身体极为健壮,并且年纪不大,留着他,还有很多用处,还请大人……”“啪!”地一声,张倩直接扇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,神sè冷寒地盯着她,道:“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?怎么,就被他伺候了一个晚上,就开始维护他了?你若是想跟着他一起死,我也不拦你!”说罢,她冷冷地瞥了杨缺一眼,眼中带着一抹浓烈的讥讽,道:“得罪我的下场,就是死!要怪,就怪他不识时务,怪他是个窝囊废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死,现在又要看着自己的身上的肉被一刀一刀地剜下来,他却只能低下头认命!”她嘴角露出了一丝残忍,转过身,直接出了牢室,快步离去。杨缺隐在幽暗的角落,眼中寒芒闪烁,双拳紧紧握着,若不是要在刑场吸引更多的人来积攒雪灵,刚刚当她说出最后那句话时,她恐怕早就身异处了!凌恬呆呆地站在牢室,沉默地看着他,良久后,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,转身锁了牢门,神sè复杂地离去。“什么!大人要把那少年处死,还是凌迟!”五名女孩本在说笑,此时一听凌恬的话,顿时吃了一惊,脸sè微变起来。凌恬无奈一笑,道:“现在,大人恐怕已经派城卫队的人,去整个城南区域通知去了,到时候人全部到齐,就是他的死期了。”众女孩沉默下来,那圆脸女孩开口道:“可有转圜的余地?”凌恬摇了摇头,道:“消息已经传出,大人不可能收回成命的。”“怎么会这样?这么好的一个男人,先被她女儿玩弄,现在又要被她凌迟处死,她也太过分了!”圆脸女孩有些激动,声音放的极大。其余四名女孩赶紧站起来,竖着指头道:“小声点,别被外面的人听见。”圆脸女孩哼了一声,脸上露出愤愤不平之sè。“哎,有什么办法呢,那少年虽然不错,但是得罪了大人,肯定是必死无疑的,咱们能够且过,没必要cāo心。”另一名女孩叹息道。凌恬神sè复杂,眼眸中,流出出一种无奈与可惜。……城南区域,杨缺将要被押赴刑场凌迟处死的消息,很快传遍大街小巷,无人不知。许多人放下手中的事情,向着刑场跑去看热闹,街道上,密密麻麻的人群汇成一道宽大的人流,向着刑场奔涌而去。“不会吧,那少年将要被押赴刑场凌迟处死?”茶馆中,吴生有满脸愕然,看着突然奔进来传播消息的一名男子,神sè间带着一丝同情。店里的两桌男人,本在愤愤地说着自己遭受非人折磨的事情,此时听闻消息,也俱是吃了一惊,停住了话题。他们相视一眼,脑海了皆浮现出杨缺刚来茶馆时的情境,老板吴生有更是叹息不已,摇头道:“可怜啊,我与那小友一见如故,本来还想等着他有机会出来喝茶,没想到……哎……”那两桌的男人,都脸sè沉重地站了起来,道:“老吴,走吧,同是悲惨的男人,我们就带些酒菜,去为那小兄弟送送行吧。”吴生有点了点头,满脸兔死狐悲之感,道:“罢了,我们能做的,也就只有这些了。”张媚媚的府中,当她得知这一消息后,顿时心中快意无比,满脸yin险之sè。她故意穿上大红衣袍,浓妆艳抹,打扮的妖里妖气,满脸兴奋地带着女儿奔赴刑场。她得不到的东西,也绝对不愿意让别人得到,本来把杨缺让开张倩她就感到肉疼,此时听说张倩要处死杨缺,她心中自然是欢快之极,恨不得抱着身边的女儿亲上几口,抒心中的快意。而张小红却是低着头,跟在她的身后,一路上沉默不语,眼眸中,闪烁着不忍之sè。‘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